• 当前位置: 屡世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 信息中心 > 正文

  • 数额重大!一桩近500万受贿案中牵出辉隆股份旗下100%控股公司,该公司总经理行贿被告人现金200万元
    时间:2020-07-06   作者:admin  点击数:

    原标题:数额重大!一桩近500万受贿案中牵出辉隆股份旗下100%控股公司,该公司总经理行贿被告人现金200万元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高某受贿、作恶持有、私藏枪支、弹药二审刑事裁定书。值得一挑的是,在本次裁定书内容中,上市公司辉隆股份旗下100%控股的公司安徽海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解某1也涉案在其中。

    裁定书中指出,怀远县人民法院审理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控告原审被告人高某犯受贿罪、私藏弹药罪,于2019年12月30日作出(2019)皖0321刑初383号刑事判决。宣判后,怀远县人民检察院挑出抗诉,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声援抗诉,高某不屈向本院挑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构成相符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蚌埠市人民检察院指使检察员陈某出庭实走职务,上诉人的辩护人孙敏华到庭参添诉讼,上诉人高某经过长途视频参添诉讼,本案现已审理解散。

    原审判决关于公诉组织控告原审被告人高某犯受贿罪查明的原形中挑到,被告人高某收受安徽海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解某1行贿现金200万元。

    2015年,上海隆华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宁波隆华汇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华汇公司)向安徽海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华公司)投资2000余万元;同年隆华汇公司的控股公司金通智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通智汇公司)董事长薛某1因涉嫌内情交易罪被蚌埠市公安局立案侦查。2015年12月,海华公司总经理解某1找到被告人高某,请高某在不凝结海华公司账户及薛某1案件上予以协助,后该公司账户未被凝结。2016年1月,解某1在蚌埠市紫荆名流北苑幼区地下车库送给被告人高某现金200万元。被告人高某先将该200万元出借给姚某行使,在姚某璧还时,又让姚某将该款打给吴某,再次将该款出借给吴某行使。

    原判认定上述原形的证占有:安徽海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买卖执照、董事会决议、任职表明、宁波隆华汇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金通智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情况表明及买卖执照、添资制定、股权转让相符同及海华公司情况表明、薛某1、薛某2、朱勤年等人取保候审、拘留等强制措施及消弭强制措施文书、陈海啸等人涉嫌内情交易案呈请通知、首诉偏见书、不首诉偏见书、复议决定书、复核决定书、安徽通力商贸有限公司(吴某公司)及蚌埠市走星工程死板有限公司(姚某公司)明细分类账簿、转账凭证、记账凭证、吴某出具的欠款明细及已付利息明细、张佩敏银走账户交易查询情况、客户对账单;证人解某1、吴某、解某2、薛某1、姚某、薛某2的证言及被告人高某的供述和辩解等。

    在二审中,高某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偏见:1、高某与安徽海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解某1之间200万元系借款且已璧还,不构成受贿;2、徐某1送给高某的20万元及赵某送给高某的30万元,高某那时不知情也未为二人谋利,不构成受贿;3、高某收受江苏宜兴市圣宜商贸有限公司200万元,不构成索贿;4、高某答构成爽利。

    伸开全文

    而针对这200万是否答当认定为行贿款,法院综相符评判如下:

    关于高某上诉称其与安徽海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解某1之间200万元系借款且已璧还的上诉理由。经查:按照在案证据认定高某与解某1之间共有两笔200万元的经济去来。第一笔是解某1于2016年1月在蚌埠市紫荆名流北苑幼区地下车库送给高某的200万元现金。第二笔是2016年6月,吴某向高某借款200万元,高某有关解某1借给吴某200万元,由吴某向解某1出具借条并约定还款时间和利息。

    第一笔200万元高某与解某1在调查阶段均供述为2015年12月解某1找高某协助不凝结海华公司账户及薛某1案件上予以照顾,信息中心为外示感谢,解某1送给高某的行贿款。解某1供述这笔200万元高某不息未璧还,2019年2月高某璧还的200万元是2016年6月其借给吴某200万元的还款,即第二笔200万元借款的还款。高某上诉称第一笔200万元是与解某1之间的借款,虽高某与解某1一审庭审均翻供称该笔200万元是借款,但该款是解某1用现金手段在蚌埠市紫荆名流北苑幼区地下车库送给被告人高某的,这与平常的借款清晰不符,且二人异国任何借款手续,未约定利息和还款期限,高某有还款能力却永远不璧还,故该款答当认定为行贿款。另高某2019年3月17日的供述原料也外明,其2019年2月向解某1退还200万元是返还解某12016年6月借给吴某200万元的借款,故不及认定高某退还的是第一笔行贿款。综上,该笔款项不属于借款,答认定为受贿款且未退还,该上诉理由和辩护偏见不及成立,不予采纳。

    最后,法院认为:上诉人高某身为国家做事人员,行使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益处,或者行使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经过其异国家做事人员职务上的走为,为他人谋取不得当益处,索取、作恶收受请托人财物共计494.5万元,数额稀奇重大,其走为已构成受贿罪。

    而上述安徽海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何背景?天眼查新闻表现,该公司现现在名称为安徽海华科技有限公司。经过股权有关吾们能够望到,安徽海华科技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辉隆股份(证券代码:002556)旗下100%的控股公司。

    原料表现,辉隆股份主要从事的业务为从事化胖、化工和农药产品的内外贸分销业务,以及自立品牌复相符胖和农药的生产与出售。2019年买卖总收入为186.26亿元,比上年同期添长6.8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3亿元,较上年同期缩短1.78%;基本每股利润为0.23元,较上年同期缩短4.17%。

    【倘若您还想晓畅更众财经资讯,点击下载和讯财经APP,1500万理财高手都在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屡世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360 版权所有